读《通谋虚伪行为与法律规避行为》之思考

作者:陈萍 时间:2017-1-22 9:36:16 阅读:3790次

    翻阅朱庆育教授的《民法总论》,读到“意思保留与法律行为”一节中的“通谋虚伪行为”部分,看到“通谋虚伪行为与法律规避行为”中有如下论述:“以合法行为追求非法目的,往往需要借助外部的表面行为掩盖真实意图,典型者如,为了避税而作成两层法律行为。这意味着,法律规避行为与通谋虚伪行为密切相关。因此,法律规避行为或者可归入通谋虚伪行为,或者可通过法律解释予以解决,独立的法律规避理论已无必要。”对此,笔者有些不同观点。

    通谋虚伪表示意为双方当事人共同作出与真实意思不一的行为,而其中隐藏着被掩盖于表面行为之下代表双方当事人真意的行为,而法律规避行为为当事人为避开或者排除特定法律规范适用而采取各种策略行为。朱庆育教授提出此观点,是基于我国《民法通则》第58条第1款第7项和《合同法》第52条第3项之规定:“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的法律行为无效。在王军先生的《论法律规避》中解释道,通谋虚伪表示中的表意人和表示受领人一致同意,所表示事项不应该发生意思表示所指向的法律效果;他们并不希望虚假合同得到完全实现,其目的只是掩盖某个真实的交易,后一个交易才是当事人真正希望实现的。而避法行为是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当事人也希望避法行为发生法律效果。这便是通谋虚伪行为与法律规避行为的区别。且通谋虚伪行为以意思表示瑕疵为分析范式决定意思表示或法律行为的效力形态,而法律规避行为,是意思表示或法律行为在意思表示方面无任何瑕疵之后,以交易内容是否违反强制性或禁止性规定展开的讨论。故而,通谋虚伪行为与法律规避行为是两个完全于不同思维轨道上运行的法律概念。就民法的体系性而言,法律规避行为不应当被通谋虚伪表示所包含在内。

    通谋虚伪表示其外部表面行为的效力当然无效,隐藏行为的效力依一般规则确定。法律规避行为的效力存在价值中性判断,且随着社会发展,尤其是经济领域法律关系的复杂化,对其效力的探讨也出现了不同的分歧:有的学说区分被规避之法律的规范目的是禁止某种结果还是禁止某种手段或行为,前者法律规避行为无效,后者有效;有的学说区分法规的主要目的是保护经济上弱者还是维护交易安全,前者规避行为无效,后者有效;还有的学者主张,法院应从“社会需要”角度审视避法行为基于合理的社会需要而产生、有存在之必要的避法行为,应该认为有效。更有经济学者指出规避法律是金融产品、服务和制度创新的重要原因和动力。我国现行法律实践中,在审理投融资避法行为时已出现将虚伪表示与法律规避相区别,承认避法行为的价值中性,通过归类法对不同避法行为分别处理。相信随着市场的进一步开放和金融市场的加快升级,法律规避会有更大的适用和调整空间,而不应该简单并入通谋虚伪行为,混为一谈。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