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冒领存款纠纷背后之法理》之思考

作者:陈萍 时间:2017-1-5 9:07:02 阅读:3741次

    在该篇文章中,原作者通过对最高法院对冒领存款这一纠纷的多次表态及立场的变化进行了研究,确定了最高法院对这一纠纷定性为“向无授领权限之第三人清偿”的最新立场,并提出了该最高法院公报案例所未解决的问题:过错相抵的可能性、ATM识别系统的局限性、债权人的规则事由。笔者认为,这三个问题似乎可以归结于一个问题:如何合理分担该类纠纷中储户与银行的责任,并与最高法院法理上的定性相统一。

    原作者在原文提到,“向无授领权限之第三人清偿”这一定性与以往违约、侵权的定性的区别在于,前者是全有全无的法律效果,而后者可以纳入储户和银行的过错考量,让储户与银行可以按一定比例分担损失,这个结果似乎更能被大众接受。笔者认为,具体案件中的过错考量可以纳入到是否构成“向债权准占有人善意清偿”这一过程中,如果综合考量储户与银行的行为后,构成“向债权准占有人善意清偿”,则该债权债务消失;反之该债权债务仍然存在,银行向无授领权限之第三人清偿的行为不构成债务履行。

    要构成准占有,要满足以下要件:1. 准占有人行使财产权外观上有使人相信其为真正的权利人;2.债务人善意履行。应该看到,在储蓄合同中,银行与储户在信息、技术与力量对比上都是不对等的,故而债务人“善意履行”这一点应当解释为“善意无过失”。在该类纠纷中,附随义务的认定发挥了很大的作用。如《商业银行法》第29条至第33条的规定,都为银行设定了一定的义务,但对于储户的附随义务,我国法律规定比较简单归纳《合同法》与《商业银行法》的相关规定,可以看出银行的附随义务主要包括:告知义务、保护义务、保密义务、协助义务;而储户的附随义务主要有通知义务、保密义务和协助义务。

    以保护义务为例,银行承担的保护义务主要可以分为以下两点:第一,银行的保护义务体现在提示说明危险情况上,银行具有对其营业网点所具备的造成储户人身、财产损害的各种危险情况做出提示、说明的义务,即通过设置警示牌、安全须知等方式;第二,银行具有配备相应地硬件设施和安保力量,以确保储户交易安全的保护义务。故而原文列举的王永胜案与周培栋案,银行就是在保护义务上有所欠缺,该类风险由储户防范是不现实的,应当归责于银行的过失,故不构成“向债券准占有人善意清偿”清偿,原债权债务仍然存在。

    虽然我们倾向于保护储户的权利,但我们应当对储户的自我保护和处理财产的理智有最低限度的合理期待,而并非由银行承担储户的一切过失。一案例中,储户在银行门口遇到自称“警察”的人,要求其配合工作,交出银行卡与密码,储户听信后按要求做,随后该“警察”离开。等储户反应过来时,银行卡已经被取空。该案中,储户并没有尽其保密义务,该义务的认定应该根据普罗大众的常识和理智来判断,而非个案判断其是否真的受骗,否则银行承担的义务被无限扩大,不符合公平正义之法理。

    笔者认为,应当在定性阶段考量过失,而一旦定性之后,应当落到“全有全无”的结果,清晰明了的归责并不一定就比“各打五十大板”的传统判案思维不利于接受。而对银行附随义务的倾斜不一定过于苛责银行业。准占有理论形成的客观归责类似于产品责任法上的严格责任,如果消费者知道因产品缺陷遭受的损失会得到完全的赔偿,他们会把这种产品视为绝对安全的产品,而不论他们对该产品的风险掌握多少信息。对于发卡行而言,应对严格责任最好的策略就是消除银行卡的产品缺陷。事实上,各个银行如今都认识到了磁条卡的缺陷,为了避免纠纷与损失的出现,都会向客户主动告知磁条卡的不安全性,并提供免费升级芯片卡的服务,这对整个行业的长远发展也是有力推动因素。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