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者重症监护期间自杀身亡,医院是否应该担责

作者:陈萍 时间:2019-5-6 16:22:02 阅读:1008次

近期,铜官区法院审理了一起因住院期间跳楼自杀身亡引发的医患纠纷案件,死者管某亲属将市某医院告上法庭。

201856日下午5时许,管某因与妻子争吵后口服农药,后被亲属送至铜陵市中西结合医院行洗胃治疗,又于当日晚上7时许转入铜陵市某医院急诊。铜陵市某医院收住入院,因病情需要入住重症监护室治疗。管某在重症监护室治疗期间情绪一直不稳定。201857日晚10时许,管某情绪激动,值班护士喊其子进入病房进行劝慰后,管某情绪趋于稳定。201858日凌晨12时左右,管某又现情绪激动,后值班护士使用约束带对管某进行了约束。201858日凌晨5时许,管某在病床上挣脱约束带,从病房窗户跳入病房外的过道,后翻越过道护栏跳楼,摔落至一楼地面。事发后,管某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死者亲属要求医院对其亲属管某的死亡承担民事责任,管某亲属认为,按照医院规定,重症监护室患者亲属在探视时间外只能在监护室外陪护,因此患者住院时的主要监护责任转移至医院。患者入院时,医院也充分了解了病人的入院原因,即急性农药中毒,应当加强对其看护及心理疏导,但是当班医护人员未尽看护义务,未有效阻止王发祥坠楼身亡。且医院未尽安全保障义务,对住院患者可能出现的安全问题没有足够重视和防范,使得管某从未安装护栏的重症监护室窗户坠楼身亡。综上,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相关规定,铜陵市某医院对管某的死亡结果存在过错,应承担70%的赔偿责任。故要追究该医院疏于管理职责并赔偿各项损失及精神赔偿。

管某死亡后,铜陵市公安局铜官山派出所对管某的亲属及当班医生、护士进行了询问,并制作询问笔录。对所作笔录记载,管某亲属对管某跳楼身亡均无异议。

法院经审理认为,公民的生命权受法律保护,但漠视自己生命的行为并不可取。在本案中,管某因口服农药中毒到铜陵市某医院治疗,并在铜陵市某医院住院治疗期间再次选择跳楼自杀,故管某的自身因素是造成起其死亡的原因。但铜陵市某医院作为接受诊疗的医疗机构, 明知管某因口服农药自杀住院,且在住院治疗期间情绪一直不稳定,为防止其自伤行为,铜陵市某医院应尽合理注意义务,尽可能排除管某自伤的隐患因素。

但从本案的情况来看,铜陵市某医院在管某入院治疗时向其亲属告知治疗过程中对易自伤人员等可能会采取约束性保护从措施,事发当晚,值班护士因管某情绪不稳定采取了束缚带等约束措施。但从客观情况来看,约束带的使用并未达到约束管某自伤的效果。管某在铜陵市某医院重症监护室治疗期间,根据医方陈述,治疗期间通过相关仪器对管某的血压、体温、心电图等进行全方位的监控,且表示患者一旦挣脱仪器会产生相应的报警。事发当晚,管某挣脱监护仪器,值班护士应立即前往病房查看,管某作为身处重症监护室的病人,挣脱相关监护仪器和约束带后再行翻越窗户、翻越护栏之行为,当班护士理应有较为充分的时间来制止管某的自杀行为,但客观上却未能制止。此外,铜陵市某医院作为诊疗机构,根据管某的诊疗情况,应当知道其具备跳楼自杀的身体条件,在事发当晚管某情绪不稳定且其家人不能在病床前看护的情况下,铜陵市某医院的医护人员应尽到更为谨慎的看护义务。综上,虽然管某的自杀行为是造成其死亡的原因,但铜陵市某医院对身在重症监护室的管某未完全尽到合理注意义务,法院酌定由铜陵市某医院对管某的死亡造成的损失承担20%的责任。

法院认定管某死亡造成的损失合计765947元。最终,法院判决铜陵市某医院承担其中的20%153189.40元。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